一封有错别字的信,却把我看哭了…

一封有错别字的信,却把我看哭了…
一封家书,一段动听往事  一段朗读,一番心灵感悟  用声响铭记前史,让旋律响彻心扉  跟小新一同  吟诵制作者家书,倾听央企人故事  公民日报海外版“学习小组”、“侠客岛”联合国资委新闻中心、中国公民大学“家书博物馆”和央广网建议“制作者家书”搜集令专题策划!  今日阅览的是老兵莫华给孙女的家书,朗读者是来自北京的郭道宁。   上世纪50时代,莫华呼应国家召唤应征入伍从戎。战役之严酷,在这位85岁的老兵脸上一览无遗,被大炮轰得耳聋目黑的他,尽管只能经过纸笔跟人们沟通,可是目光透露着坚决。 1958年退役之后,莫华呼应江门市新会区政府召唤,参与“制作万亩水库,制作发电站”的项目。 他在2002年写下了这封家书,把喫苦的精力、爱国的热忱都融进去,交到了在南边电网作业的孙女莫凤萍手中。  孩子,别怕喫苦  ——老兵莫华致孙女莫凤萍  阿萍:  近来你爸爸写信告诉我你作业不顺,你爸说了你眼高手低,回家闹脾气两父女都闹僵了,叫我劝劝。可是你知道的,我呀都老了,耳朵在抗战时就被大炮轰聋了,压根听不见,你说仰慕我“耳根清净”,殊不知你这孩子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。爷爷我便是个小角色,能教你的也就“喫苦”二字。  说现在作业苦,你是不知道那个时代从戎苦。50时代,我呼应国家召唤应征入伍从戎,被分配到特种兵连,在军事、政治、文明及军事实战实操的学习上非常喫苦,在手枪、冲锋枪、步骑枪、火炮等实弹射击中屡次评先,当上了正班长。可是从戎,是苦的,且苦不堪言。北方气候与南边不同,一冷就下雪。老百姓收留咱们在家中,咱们就躺地上。棉被都是湿的,像大冬季躺水池上相同。风湿病便是那时分留下来的。大炮的爆炸声轰得我是耳聋目黑,半边脸是焦黑的,耳膜经医师确诊现已被震凹了,到现在除了偶然有鸟声,也听不见其它了,只好一向用纸笔跟人沟通。即使说的都是苦事,但我仍是无比骄傲,看护疆土的兵士,是绝不畏缩的。提到苦,作业还能比从戎苦吗?  不怕苦,那是由于喫苦有价值。退役之后,我转业了。1958年,我呼应江门市新会区政府召唤,参与“制作万亩水库,制作发电站”的项目。万亩水库建在江门市双水镇西南面,总库容2173万立方米,坝后建有水力发电站1座,装机容量达150千瓦,是一项让侨乡公民真实用上电的重点工程啊。你可别认为这比从戎时分要轻松了。如此巨大的工程项目,在机械化还非常落后的时代,人力成为了最主要的制作力。那可是不分日夜的强体力劳动啊,每天都是清晨3、4点下工,累到常常睡在了路旁边,到现在我都觉得每一块砖每一个部件都是我摸过的。你爸也曾问过我为什么不去耕田,我还经验了他,那怎么能相同,这可是为了让老百姓用上电的大工程啊!你瞧喫苦,也是有价值的吧。  阿萍,老人家不明白说话,作业的事我也不太懂,可是咱们骨子里应该都是流着能喫苦的血,不也有句话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。爷爷识字不多或许写信还有错别字有白字,请谅解。愿你作业顺利。  爷爷莫华    莫华家书手稿 在这个了解战役要从影片上看的平和时代,这位老党员老兵士面前,“爱国”是代代相传的赤色回忆。    莫华与儿孙合照现在,莫华的儿子成为了看护电网抗风抢险的前锋,孙女成为了电网立异的青年人才,爱国热血代代相传!